网站首页 桑拿资讯

江南烟雨,空气总是润润的

发布时间:2021-11-3 12:48 Wednesday编辑:admin阅读(20)


    栀子花因为酷似古代盛酒的器皿“栀”而得名。传说栀子花的种子来自天竺,与佛有关,故有人称它为“禅客”、“禅友”。花语,是“纯真的爱,香甜,快乐”,或“永久的爱”。传闻栀子花冬天就开始孕育花苞,直到近夏才会翻开,孕育的时间越长,芳香就越悠长浓郁。听着佛歌《大悲咒》写此文,我想也是一种机缘吧。只想把自己,也变成一位禅客,在安静清和中悟得禅机,洗净生命里全部的尘土,如栀子花一般洁净无尘。

    栀子花是美的。春夏之交,花蕾初现,白绿相间,似翠玉所雕。一片素色,温婉清美,丰满丰盈,带着江南的水气与花气,不慌不忙,吐露芳香。动听详尽与豪宕火热兼备,正派秀美与平平镇定完全,有点漫不经心的闲情,也有着生命花开的执着。是啊,看似不经意的翻开,却经历了耐久的极力和坚持,这种极力和坚持,又是多么令人感动!

    “尽日不归处,一庭栀子香。”毫无防备地,遽然就遇见了,那该是怎样的冷傲呢!

    “遥见邻家栀子开,少女含笑寻香来。”年近半老,闲依窗前,欣然看花,又见一芳华少女含笑寻香,这又是一种怎样的浪漫的心动?

    “素花偏可喜,的的半临池。”临水照花,浅浅的清喜,淡淡的雅意,如此正好。花瓣皎白如玉,花蕊白中透碧,如新鲜可人的女子,朴素清淡,浓艳安静。又如妖娆的白色盛宴,清幽怒艳,而又静然保险,贵而不娇,雅而不傲,极豪华又极精约的。

    栀子花,总是翻开在旱季的。此刻,绵绵细雨,丝丝绦绦,倾斜地洒在六合间,栀子花便一朵紧挨着一朵,白色的花瓣层层叠叠,楚楚动听,有着浓郁的江南温婉气味。

    沈周诗云:“雪魄冰花凉气清,曲栏深处艳精力。一钩新月风牵影,暗送娇香入画庭。”月下的栀子花,更有一番情韵的。此刻不如采一枝栀子花,月下赠佳人,重温古人的浪漫。“葛花满地能消酒,栀子同心好赠人”,在诗酒年月里,遇见一个知己的,有着相同浪漫的情怀,相同多情的痴人,永结同UTA`0BSRKP`%I0A$VL`XSI9.png心,该是多么直爽的事。

    学校里,有一株巨大的栀子花树,藏在教师楼旁的菜园子里。花开时,不少少女去采了花戴着发间,嘻嘻哈哈,朴素是为了好玩。好像古典诗词或电视剧里看见的一般,不过没有那种古典的意境,反而多了芳华的妩媚与骚乱。是啊,该戴花的年岁,不戴花是一种巨大的丢掉。民国的女子,一身旗袍,一双高跟鞋,最好是苏杭一带的,漆黑的鬓发,斜斜地插着许多皎白的栀子花,那种风情,是沧桑的年月怎样也掩盖不了的。

    小区宅院里,我住的那个单元的楼下,有两株花树,一株是红山茶,一株是栀子花。山茶花,大红的,如一个女子,喜爱扮装,却不怎样娴熟,作用涂了大片的腮红,太俗。所以只喜爱那株栀子花,如素颜的女子,天生丽质,不施粉黛,却分外妖娆。花开时节,总是被花气熏了几个晚上,才忍不住从三楼的阳台上探出头去,细心瞅那清雅脱俗的花树。整个旱季,我便醉在栀子花香里。开门见花,枕香而眠,这种小日子布满了小资情调。

    。总有这么一些柔软的花,好像一颗颗柔软的心,静静翻开在年月深处,在简练庸常的宅院里,支撑起一个个小格局。一位老妇人,老得路也走不稳了,却分外典雅。洁净,规整,清清爽爽。热心肠关心着一大群小孩子,喂养着小区里五只漂泊猫。看她静坐栀子花下,没有一点俗气了。老公逝世了,儿子坐牢了,日子也失常贫穷,可她安静慈祥,好像风雨不曾侵袭,年月也不曾老去,依然玉净花明的姿势。有着观世音菩萨相同的慈善与温文。我想她也活成一株栀子花了。美,是没有年岁的。